16
1月
2020

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亟待加强“职业性”

        一般认为,我国发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主要基于两个考虑,一是现代社会发展需要,二是国际发展趋势。但这显然只是宏观背景,不完全构成促使决策部门大力发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实际动因。数据显示,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数量在2017年增长幅度达到43%,远超研究生总招生数20%的增长幅度,2018年的增长幅度10%仍高于研究生增长幅度6%。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之所以能超常规发展,教育体系内部推力显得尤其重要,教育部门对教育发展的战略需求与高校扩张研究生教育资源的冲动形成合力,推动最近一两年专业研究生教育迅速扩张。

        在高等教育大发展背景下,“做大做强”是高等教育发展的战略目标,研究生教育自然也要追求这一目标。从国家层面看,“做大”是必须的,但研究生教育规模扩大幅度又取决于国家财政对研究生教育投入力度。教育部门虽然希望进一步扩大研究生教育规模,但在现有培养制度基础上简单扩大并增加投入并不现实。对于高校来说,培养研究生的授权是一种高度稀缺资源,高校对于获取研究生教育授权或增加研究生数量有着一种天然冲动。由于高校尤其是地方高校在传统研究生教育体制中无法获取更多机会,所以对任何可能的其他途径他们都会努力争取。

真金白银惠民生。看数据,今年前10月,全国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卫生健康支出分别同比增长9.2%、8.7%和9.9%。“增进民生福祉,让百姓共享发展成果,才是高质量发展。”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副教授邹一南表示。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随着稳就业措施落地,新岗位、新业态进一步壮大,就业潜力持续释放。

社会保障是民生“安全网”。如今,基本保障应保尽保,医保基本实现全覆盖,职工医疗保险、居民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水平稳步提高。今年前10月,全国棚户区改造开工300万套,越来越多的居民实现“出棚进楼”。

“药价降幅真大!我用的这种药,一下降了2/3,负担轻多了。”山西省太原市居民余晨最满意药价改革带来的实惠。

——保障有力,“安全网”更牢了。

“每天上午课间,有免费牛奶和鸡蛋,同学们都喜欢营养餐!”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和村小学学生曹梓明开心地说。

岁末探民生,百姓的感受最真切。

——精准发力,“饭碗”端得更稳当。

缓解看病难、看病贵,医药改革持续释放红利。11月28日,国家医保局公布2019年新一轮医保药品准入谈判结果:97个药品谈判成功,其中70个是新增药品,价格平均降幅达60.7%。

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居民收入会缩水吗,就业形势会趋紧吗,民生指标会受影响吗?一系列惠民政策举措密集出台,让这些担心一一化解。

不只是医疗卫生领域,2019年民生改革扎实推进,聚焦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瞄准难点、堵点、热点,改出了群众真切的幸福感。

——政策给力,民生投入只增不减。

        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职业性,意味着让职业系统发挥更大的作用。既然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是为职业和行业而设立,那么行业的介入是理所当然的。其实相关行业早已介入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比如一开始就有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但这种介入力度显然不够。政府提出“积极引导、鼓励行业、企业及社会力量支持、参与专业学位教育”,仅仅鼓励和引导是不够的,对于本行业和职业系统的人才需求,行业最有发言权,理应扮演主导角色。但以行业组织为主导,并不意味着弱化高校的责任,而是在新的合作基础上培养出更适合行业需求的高质量专业人才。专家指出,行业普遍缺乏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动力,其原因就在于行业迄今只是一般性参与,缺乏主导性参与机制。

“搬出土房住楼房,住得敞亮,生活方便,真舒坦!”说起一年最大的变化,山东省莒县城阳街道孙孝荣老人对棚户区改造竖起大拇指。

7月7日,得知沈阳市调整养老保险缴费基数,市民徐晓欢第一时间就帮爱人办理了档次变更手续。“缴费基数降低近2000元,以前只能按最低档次参保,现在上调到第三档,退休后多领不少钱!”而北京市八角街道的杨慧珍,最满意家门口的社区养老:“我天天都来养老驿站,‘刷脸’就能吃饭,省心又省钱,还能会会老伙伴!”

今年经济大盘平稳、结构优化,带动收入“蛋糕”不断做大。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3020元,增长8.6%。收入做加法,负担做减法,个人所得税改革累计人均减税1764元。

        但是,专业学位与学术学位研究生的区别在哪里?专业学位研究生需要怎样的知识基础、培养模式和师资队伍?培养质量如何保障?对于这些问题,不论是决策者还是实施者,都还缺乏一个清晰的概念。按照权威说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是针对社会特定职业领域需要,培养具有较强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能够创造性地从事实际工作的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研究生教育。专业学位与相应学术学位处于同一层次,只是培养目标和内容各有侧重。但问题是,高校自身是否具备培养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条件?

小故事汇成民生成绩单。

破解办证难、办事难,审批长跑成了“短途接力”,让百姓少跑腿、不闹心。走进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行政审批中心,审核窗口不见昔日的人头攒动,没有往日排队叫号的繁忙,今年这里推出10项“放管服”改革,网上可办政务服务事项达到96.7%。“办结时间从3天缩减为10分钟!”宿迁源鑫汇商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顾源城再也不用为办理发票发愁了。

        基于此,通过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来扩大研究生教育规模成为各方共识。这一决策不仅能达成“做大做强”的战略目标,还能满足高校对研究生教育资源的需求。从财政角度来看,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成本较低,有的甚至还可以收费,无论对于上级主管部门还是高校来说都是利好消息。

“好政策让我轻装前行,我的新店马上就要开业了!”河南小伙王烁兴奋地说,得益于创新创业政策,自己在家乡郑州开起了低卡餐厅。“餐厅主打健康、低脂、轻食,很受年轻人欢迎,这是我喜欢的事业!”

看全国,从发展服务业到产业升级,从减税降费到开设创新创业快车道,从培育新职业到加强人才培训……一项项就业优先政策加快落地,打开广阔的就业空间。更多企业信心强了,就业岗位稳了,10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1%,环比下降0.1个百分点。

“党和政府带头过紧日子,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财政部负责人表示,今年中央财政严管部门支出,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

——多措并举,“钱袋子”更鼓了。

        众所周知,高校的研究生教育历来是以培养学术人才为目标的,无论是培养制度还是教师的训练,无不以学术为目标。而培养高层次职业型、实践型人才的专业能力,显然不是其优势所在。实证研究结果显示,除部分发展较好的专业学位项目外,专业学位研究生对学业的满意度不高,高校教师对专业学位研究生的质量评价也明显偏低,社会对专业学位研究生的认可度也并不理想。

扩大消费,今年政策供给加力。十部门联合发文鼓励社会力量办医;扩大金融、电信、养老、医疗等领域对外开放;卫健委加快推开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这些政策“大礼包”,送到了消费者的心坎上。数字见证了百姓的好日子: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2%,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5%,消费不断升级,结构持续优化。

“世界这么大,咱也能去看看。”这个冬天,江西省赣州市赣县区的退休老人孙春发带上老伴,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走,该开工了!”早上7点,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的骑手王灵斌利索地套上灰色外套,开始一天的工作。“城里的活儿好找,只要你肯出力气,就能挣到钱。”王灵斌算起收入账:一天送40多单外卖,一个月能挣8000多元。从农村来到城市,全家实现脱贫。

调低社保缴费基数,降低参保门槛,更多人被纳入社保保障范围;深化养老服务“放管服”改革,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取消,对社区养老服务机构给予税费减免,让“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又向前迈出坚实一步。

“改革的力度之强、措施之实,使人们对改善民生更有信心。”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

——改革打通堵点,让民生保障更优质。

今年以来,各地营商环境不断优化,减税降费等普惠性政策进一步落地,创新创业活力竞相迸发。前10月,全国日均新登记企业1.97万户。

深化学前教育改革,推动小区配套公办幼儿园或普惠性民办园,缓解“入园难、入园贵”;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守护“舌尖上的安全”,从“吃得饱”迈向“吃得好”;人口流动加快,长三角率先探索医保“一卡通”……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今年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地区各部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扎实做好民生保障工作,持续改善人民生活,交出了一份温暖的民生答卷,进一步提升了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更注重民生为本、提升发展温度。

       其实,行业在行业性人才培养和使用方面有其优势,能够根据行业实践需要,为人才培养制定更有针对性的培养方案和质量标准,并为培养过程提供有力支持。而高校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落实培养过程。也就是说,行业在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中应当发挥更大作用,落实到课程设置、教学、考核以及学位认定等具体环节。当然这只是原则,专业学位研究生是一个复杂的领域,不同行业和职业有其特殊性,且硕士层次和博士层次的专业学位与相关行业的关系,也有很大差异。所以在具体的制度设计时还要充分考虑到不同行业和职业的差别。

——改革跟踪热点,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盼。

——改革瞄准难点,疏解百姓的烦心事。

“工资涨了,个税降了,这一涨一降真实惠!”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东尼电子公司工人李怀俊年底盘点,心里美滋滋的:每个月工资收入6000元,年底还有2万元年终奖,今年享受个税专项附加扣除,能省出不少钱。

“现在看病负担轻了,上个月刚报销了2700多元。”云南省镇雄县以古镇安尔村,刚刚出院的村民权朝燕说。为防止因病返贫,县里构建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政府兜底“四重保障”,贫困人口住院报销比例达91.5%,实现“小病不出村、大病看得起”。

在全国,各地加快推进“一网、一门、一次”改革,让企业和群众到政府办事像“网购”一样方便。医保卡智能化,挂号、预约更便宜;个税抵扣自己办,手机APP轻松搞定……到今年底,全国网上可办的省级政务服务事项将超过90%。

        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种种问题,归结到一点,其实就是政府指出的“学术化”倾向。造成“学术化”倾向有两个成因,一是由于高校在研究生教育层次缺乏培养“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的条件和经验,只是在原有学术型研究生培养制度基础上,通过修补和改造,制定出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方案。由于这套培养方式与职业和行业缺少联系,因此并不具备职业针对性。所以专业学位虽然号称是实践、职业导向的研究生教育,但基本还是按照学术型研究生培养套路进行的。在培养单位中,一般培养专业学位硕士和学术硕士的都是同一拨教师,可谓“两套体系,一套人马”。二是由于高校缺乏对职业实践的理解,无法为专业研究生培养制定清晰的培养标准,基本还是以学术研究生的培养标准来管理、评价专业学位研究生,这体现在课程设置、论文评价等方面。这两点导致整个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目标出现了偏差,面临困境。

——既要有钱花,也要愿花钱。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简单来说,就是要纠正“学术化”倾向,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职业性,让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回归专业的位置。所谓专业学位本就是“舶来品”,专业学位一词在英语中是professional degree,就是特定职业的“职业性学位”。所以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职业性”,就是破解这一难题的关键所在。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

        总之,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近几年的跨越式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高教系统的推动,而当前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完全在高校围墙内部进行,行业系统少有实质性参与,这是导致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困境的症结所在。要改变这一格局,就必须跳出教育本位和高校本位的思维模式,加强与行业系统的密切合作,且在这种合作中,行业组织应占据主导性地位。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把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与职业实践更密切地结合起来,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才能更具有职业的导向性和针对性,否则难以达到预期的政策目标。(作者:陈洪捷)

“降了降了!以后能省不少钱。”北京市民何珉格外高兴,“今后如果更换新药,还能享受医保政策,真是个好消息!”

——既要生活精彩,也要人生出彩。

You may also like...